• 無神論者的巴別塔

多得財演對Crypto誤解,幣市才永遠有上升潛力



月中幣市大跌,於是又引來一大堆財演同學者加入「幣市末日大合唱」。首先我地得承認一點,就係加密貨幣嘅去中化心特性,令佢比起傳統股票、期貨市場都要來得更難監管:一來中心化機制令股票、期貨交易所可以制定各種穩定交易價值嘅措施,二來股票、期貨交易必須以法幣進行,亦令到政府及中央銀行唔會對其抱持敵視態度。


相反加密貨幣於政府、央行眼中,唔單止係洗黑錢工具咁簡單,更係挑戰金融貨幣政策嘅大敵,所以咁多年以來,Crypto價格仍然對於政府打擊政策咁敏感就係咁解。


不過幣市價格上落大,並不代表Crypto價值就會因此歸零,甚至當年幣價下跌九成嘅情況,經已近乎無可能發生。甚至乎目前「幣市末日大合唱」好多嘅論點,其實都係來自對加密貨幣本質同經濟學嘅無知。


其中一個最好嘅例子,就係近來當紅嘅財演羅家聰。羅家聰首先認為,由於比特幣供應量封頂,所以長遠只會通縮,無人會用佢作為貨幣云云。首先羅家聰一個最大嘅誤解乃在於,比特幣雖然供應量限定只有2100萬粒,但其實即使每當年進行一次嘅「減半機制下」,要去到2140年最後一次減半先完全完結,而響呢一年黎到之前,比特幣供應量仍然係緩慢增長緊。


其次則係通縮與否,其實係在於貨幣嘅供求問題,只講供應量而無視需求量係對經濟學認知不足:如果貨幣封頂就會通縮,咁任何人整一隻限量嘅Crypto仲唔發達?


比特幣最大嘅問題應該係在於佢唔能夠因應市場情況增減供應量,令佢失去貨幣其中一個好重要嘅作用:透過控制貨幣供應量進行金融調控。然而貨幣政策並非必然與貨幣同時出現,例如港幣就因為聯繫匯率令佢嘅供應失主自主性,但有無人會話港幣唔適合作為貨幣?


不過羅家聰最大嘅誤解卻在於,他認為「有收入流或利息才算投資,純炒價的叫投機,而比特幣沒有收入流或利息,所以不算投資」。先不論在經濟學角度而言,從來沒有「投資」與「投機」之分,甚至乎投資、投機從來應以風險、而非價值作考慮──難道一項商品有收入流或利息,你拿來炒賣就不叫投機?


而更重要的是,比特幣當然有價值,而它的價值是來自市場價值的認可:羅家聰嘲笑如果購物是投資,那持有的廢物、米田共也是投資,卻不知道廢物因有回收價值、而在民初時期米田共因有肥料價值甚至會被爭搶截劫。同理,比特幣等加密貨幣本身就有節省交易費用、銀行行政成本、以至抵押借貸等價值,因此即使以羅家聰那個曲解經濟學的標準來看,比特幣以至一眾Crypto,當然是有投資價值。


其實一眾誤解、仇視加密貨幣的傳統財演,不要說他們從來沒有用心研究過日新月異的Crypto應用,甚至可能連一個Crypto Wallet也沒有──早前聽蘋果日報直播Coinbase上市,竟有財演說現金購買加密貨幣困難,只要有簽卡即有銀行致電查詢──心想此人究竟身處甚麼年代?


但我對他們這些誤解並無怨恨,反而只有感謝,因為多得這班廢老財演的誤解,才永遠有傳統投資者誤信他們的說法而猶豫於是否入市,而當他們的覺醒之日,就是幣市未來的升值潛力。


記住用下面條LINK申請KIKITRADE ACCOUNT:


https://share.kikitrade.com/kiki_landing_page?code=XKSuz&locale=hk&fbclid=IwAR2anpMsI-EUIhrQjRqfLkDNx4VmlEid5sXsu0fxQuP_5ks9Z4Vb2yU2G6M